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久久的博客

 
 
 

日志

 
 

[转载]芒格在斯坦福学院的演讲:生活智慧(下)  

2010-04-28 17:56:30|  分类: 巴菲特 Buffe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芒格在斯坦福学院的演讲:生活智慧
  1996年4月19日
  摘自《投资大家芒格》

问:你能不能说说在你进入这一行后,共同基金以及资金管理业务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芒格:其实我并没有进入这以领域,过去,我曾拥有一家小小的私人合伙公司14年——直到20年钱解散。但是,从其他人哪里拿到的管理资金微不足道——至少按照目前投资管理的标准。所以,我实际上从未涉足过共同基金行业。
  但从美国近年来的情况看,资金管理是增长最快的几个行业之一,它养肥了许多专家,也诞生了不少千万富翁。对于很早就涉足这一行的人来说,它相当于一座金矿。养老金基金的增长、美国企业价值的积累以及全球财富的增长创造了很多赚钱的行业并把一些人推上了财富的巅峰。
  我们从各种渠道跟这些人打交道,但我们自己以及好多年没有涉足该行业了,长期以来,我们基本上都是用自己的资金进行投资。
  
  问:你预期这波牛市行情还会继续下去吗?
  芒格:如果美国所有企业的资本价值从现在至未来25年间不会大幅增长,我会感到不可思议。如果大家相互交易,这些纸票被洗来洗去,资金管理将会继续成为管理人的热门行业。但除非涉及到我们的资金,否则我们不会进去。
  
  问:我对你投资策略的变化很感兴趣——从最初使用格雷厄姆的模型——至博克夏哈撒韦的模型。你能给投资新手推荐一个模型吗?——比如说,把大部分资金或者所有的资金集中投资在一次机遇上,然后就几十年地持续持有吗?这种策略是不是更适合一个更为成熟的投资者?
  芒格:每个人都应根据自己的边际效应(marginal utility consideration)来玩比赛,并找到适合自己心理的方法。如果你不看亏损的打击——因为一些亏损是无法避免的——使用一种较为保险的投资模式和储蓄方法才显得明智。所以你应该根据自己的天性和才能采取策略,我没有人人都通用的策略。
  我的方法对我很管用,但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因为我可以在心理上坦然面对损失,能够接受它。但我的损失并不大,在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就取得了较好的投资效果。
  
  问:你和巴菲特都曾经说过,博克夏的股票已经超估了,你不建议买进。
  芒格:我们并没有说(股票超估),只是说在价格飙涨的时候,我们不会买进,也不建议朋友买进。但那时博克夏的股价与其内在价值还是很贴近的。
  
  问:如果我有钱,我就买——因为你们说未来20年,收益会连续下滑。
  芒格:希望你的乐观成真,但我还坚持这个观点,毕竟今天我们处于未知领域。有时候我对朋友说:“我只是尽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事,因为我还美誉哦做到得心应手。我是第一次做,所以不能肯定能否做对。”
  沃伦和我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较高的预期和巨额的资本。在这种新的情况下,我们也在学习。
  
  问:你跟巴菲特说的每件事似乎都很合乎逻辑,同30年前格雷厄姆宣称股市超值时的言论似乎一模一样——当时股指达到了900点。
  芒格:我倒没觉得。格雷厄姆是一个伟大的人,但预测整个股市走向方向方面却很差劲。相反,我跟沃伦对市场常常抱着不可知的态度。
  此外,我们还说过,在通胀多年后,普通股达到10-11%的回报率是多年蓄力而成的,这种回报率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全球财富的复合增长率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程度,不管前15年斯坦福大学的资产组合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它未来的成绩肯定要逊色得多,虽然仍然处于“可以”的水平。对于投资者来说,过去15年是一个极乐世界,这种优势效应不会永久持续下去的。
  
  问:博克夏年度报告(有很大的篇幅)大肆渲染了悲观的看法,在企业越做越大的时候,对机遇的缩水表示担忧。
  芒格:我们曾不止一次地说过,同过去相比,未来股东财富的符合增长将会下滑——因为公司的规模将会拖累企业的表现,而且我们也多次强调说,这不是观点,这是一个承诺。
  
  问:你刚才提到,撇开极端的意识形态是很重要的,如果为了帮助城市中心贫困区或创造财富等,你觉得企业和一些法律机构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芒格:我完全支持解决社会问题,也赞成对不太富裕的人慷慨一点,根据“优势证据”(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 法律用语,即为充足的理由)的标准,被证明利大于弊的事情,我们都会支持。
  我们反对的是一个人过分自信地认为他的某一项发明肯定会利大于弊,因为你是在处理一个复杂的系统,这个系统中,每件事物都会相互影响。
  
  问:所以(你想表达的)就是肯定你所做的(能带来更多的好处)。
  芒格:当然不能肯定,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
  另外,近期我推翻了两个工程师的结论。在这么复杂的领域,为什么我还有自信这么做?肯定你会想:“这家伙是个自大狂,赚了点钱,就自认为什么都懂。”
  我可能是个自大狂,但我不认为自己不是什么都懂。但那两个工程师向我推荐的是明显对他们自己有好处的建议,他们所说的内容跟他们天生的偏见很吻合,所以导致我怀疑。此外,我所掌握的工程学知识也告诉我他们说的没道理。
  最后,我发现第三个工程师推荐给我的解决方法非常有价值,之后,第二个工程师跑过来说:“查理,为什么我没想到这个?”——他这种做饭还是值得赞扬的。这个解决方法更好,又安全又省钱。
  如果某方面比你更有见解得人在认知方面受到动机导致的偏见或其他类似的心理学因素的影响,你必须有信心推翻他,但也有一些时候,你必须承认自己的能力有限——最好的方法就是要相信某一位专家。实际上,你必须了解自己的能力和弱势所在,生活中还有什么比了解自己的长处或短处更有用呢?
  
  问:你曾谈到可口可乐的失误,你认为苹果犯了哪些错误?
  芒格:我这样来回答你你们——套用通用电器的CEO杰克韦尔奇的一句话,他是工程学博士,也是卓越的企业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近期在沃伦出席的一个场合,有人问他:“杰克,苹果公司过去做错了什么?”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他说:“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能力回答。”那我也给你们同样的答案,在这个领域,我没有能力给你们提出任何一种特殊的见解。
  在复制杰克韦尔奇的过程中,我也想教会你们一件事,如果你不知道,也没有这方面特殊的才能,不要害怕讲出来。
  从生物学的例子中,我们还可以找到一个现象:蜜蜂发现蜂源后会转回去,通过舞蹈告诉其他蜜蜂蜂源的具体方位和路程,这是一种基因规划(genetic programming)。大约在40年或55年前,有一些聪明的科学家把花蜜的位置改变,蜜蜂在日常生活中从没有碰到这种情况,所以找到花蜜后又回到蜂房。但基因规划中没有这样的舞蹈,它是如何做的呢?
  如果它像韦尔奇,可能会坐在那儿。但蜜蜂跳出了一种杂乱无章的舞蹈,搞得其他蜜蜂玄乎玄乎的。许多人就像这只蜜蜂,试图回答这类问题,这就错了,没人指望你懂得的东西。
  有些人没有真才实学,也会头头是道地发表见解,我不喜欢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对我来说,他们跟那只乱跳舞的蜜蜂没什么区别,把整个蜂房搞得乌烟瘴气。
  *********************************************************************
  问:作为曾经从事法律业的一员,你是如何或是否把这些模型运用到律师行业中?它是如何作用的?我想,许多人都意识到法律事务所并没有遵守这些模型。
  芒格:就像学术界也有不正当的动机一样,律师事务所同样如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后者更为恶劣。我小的时候,父亲是一位律师,他最好的朋友格兰特?麦克菲顿——奥马哈最早一批福特经销商——是他的客户,他的确是一个优秀的人呢——独立奋斗的爱尔兰人。因为小时候他的父亲打他,他就从农场里逃出来,一个人出来闯荡,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他正直,又充满魅力——总之,他的优点不少。我父亲还有一个客户,夸夸其谈,情绪冲动,为人不公,华而不实,还很难相处。大概是在我14岁左右,我问:“爸,你为什么要为X先生做那么多的工作——这个冲动的吹牛大王——而不是为格兰特?麦克菲顿这么好的人服务?”
  我父亲回答说:“格兰特?麦克菲顿对待雇员和客户没话说,对自己的问题也拿捏得当。如果被一个精神病人缠住了,他会赶紧走开。所以,格兰特?麦克菲顿那边没有多少有报酬的生意给你,足以让你持有可口可乐的股份。但X先生在布雷区行走,他可以给我带来不错的生意。” 这件事表明律师行业面临的一个问题,很多时候,你不得不跟一些道德有缺陷的人打交道,他们创造了大量有回报的生意。即使你的客户是一个道德典范,有时也会涉及到这类事情,这是促使我转行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的贪心,但因为在试图让贪心得到满足的过程中获得了成功,使得这个过程看起来很明智,就像本?富兰克林所说的:“空麻袋,立不直。”
  在我问父亲为什么他的两个客户如此相异时,他给我上了一堂受益匪浅的课,教给我一个模型。在生活中,如果为了养家糊口,有时候必须把你的服务卖给那些不理智的自大狂,但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应该像格兰特?麦克菲顿一样。
  他教育我的时候用了非常巧妙的方法——不是填鸭子般硬性灌输,而是让我稍微动动脑子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为了理解他说说的做人必须像格兰特?麦克菲顿,我很是动了一番脑筋。直到今天,我一只在遵循他的教义——长年累月如此。这是非常聪明的教学方法。
  我们在此讨论一下基础心理学,它是一种基本的文学,好的文学需要人稍稍思考才能理解,因为这样才能掌握得更为扎实。这是利用了承诺和一贯性的原则,经过自己的咀嚼,消化得更快。
  作为一个律师或一个管理人,如果想要把我父亲传授给我的道理教给其他人就可以使用这种方法,我父亲故意用间接的手段教育我,效果立竿见影——就像库克船长巧妙地运用心理学一样。之后,我一只试图学习格兰特?麦克菲顿——毕生如此。可能偶尔会有一些背离,但至少我一只努力去做。
  
  问:你在接受《杰出投资者文摘》采访时说,只要一小部分顶尖的投资经理才能增加价值。既然你的听众是未来的律师,我们做什么才能在职业中增加价值?
  芒格:只要你成为一个正确思考的人,就能增加价值。只要你孜孜不倦地学会这一点并在需要展现勇气的时候站出来,就能够增加价值。只要你能阻止一些愚蠢的行为,避免公司、客户或你关心的人或事受到伤害,你就能增加价值。
  你还可以使用一些建设性的技巧,这也是我在Skadden Arps法律事务所的老同学Joe Florm成为名律师的原因之一,他非常擅长虚构一些生动的小例子,有助于别人理解他的观点。在为客户服务或出于好意说服人时试着运用一点幽默的例子,效果会非常明显。
  你可能有点不服,认为Joe Floms生来就具有这个天赋。然而他打磨了这种天赋,这样说来,你们每个人都是具有天赋的,也可以打磨它。
  偶尔,你们会涉及到法律上的擦边球问题,假设你们有一个客户,一心想逃税,他不千方百计地越过一点税法的界限,心里就不舒坦。早晨起床,发现有些空子可钻但没钻,连刮胡子都不安心。遇到这种情况,你可以用以下方法来解决:(A)你可以说:“我不为他工作。”然后逃避。(B)你说:“唉,为生活所迫,我必须为他工作。但为他工作的内容不包括欺骗。”
  如果你看着他正在做傻事,这么对他说恐怕无济于事:“你做的不对,我比你更有道德感。”这么说会冒犯对方。你年纪轻轻,他比你年长很多,他不但不会接受劝告,还可能会这么回应:“你算老几!还想建立整个世界的道德模式吗?”
  但如果你换个方式说:“这件事不能让其他第三个人找到,否则可能会遭到勒索,还会破坏你的名誉,对你的家庭和财产都不利。”
  这样说才可能达到效果,因为你讲的是实话。你希望花时间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吗?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但如果你被缠在其中,从他的利益出发可能将更有说服力。同样,这也是一个具有生物学基础的有效的心理学原则。
  所罗门兄弟公司就是一个心理学原则破灭的典型。所罗门公司首席法律顾问很清楚,CEO约翰?古弗兰应该就公司的非法交易即时通报联邦部门,况且他自己并没有参与周期非法交易。首席法律顾问力劝古弗兰上报实情,他对古弗兰说:“法律上没有规定你有义务这么做,但这是正确的做法,你必须这么做。”
  除了CEO之外,首席法律顾问在公司有很少的靠山或支持者,如果CEO下台,他也将跟着下台,所以他的职业生涯摇摇欲坠。为了拯救自己,他应该及时劝导这个做事拖拉的CEO作出正确的决策。这本来就像小孩子的游戏一样简单,只要这个首席法律顾问对他的老板说:“约翰,这种情况有可能毁了你,包括你的财富,还有声誉。”这可能会奏效。CEO们都不喜欢被毁、丢脸或者撤职这些词。
  所罗门公司的前任首席法律顾问为人宽厚、富有学识——也有正确的想法,但失败在于不会运用基本的心理学。在许多情况下,从一个人的利益出发才最具说服力,但他不懂。
  如果你们也遇到同样的情况,可能就不会搞得这么糟,牢记古弗兰和他的首席法律顾问的教训,这让你懂得了一个重要的道理,如果你学会这些道理,在关键时刻,其他人一个个落败的时候,它会起到关键的作用。如果你变得聪明、勤奋和客观,特别是能成功地说服别人,那就意味着你增加了价值。
  
  问:你能不能谈谈诉讼的威胁——股东官司等——以及法律上面的复杂性,是如何影响大型企业的决策的?
  芒格:每个大型企业都对诉讼成本、形形色色的规定、保险的复杂性以及原告律师叫苦连天,特别是集体诉讼案中的原告律师,你可以把一家企业的抱怨原封不动地搬到另外一家公司。但是,他们抱怨的内容对于律师事务所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大型律师事务所目前人气急升,他们像是瘟疫中的送葬者忙得不亦乐乎,在此过程中上蹿下跳,欣喜不已。所以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说:“唉,太糟了,每件事都很繁琐。包括这些诉讼案件以及不公平的结果。”
  因为这些对他们是有利无害的,他们在这方面显得有点将精神分裂。一些加州机构近期发起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行动,一些被告律师游说议员反对这种建议,因为这样对自己不利,容易让客户找到他们的茬。此外,他们反对的原因是提高原告起诉的门槛。
  大型企业应该逐渐学会适应,因为面临更多的诉讼案件,所以不得不设置一个更大的法律部门。虽然对自己反感的东西怨声载道,但他们不得不与之适应。
  
  问:过去几十年,法律的复杂性是不是消耗了去多企业的元气?
  芒格:答案是肯定的。相比较20年前,几乎每家公司花在诉讼上以及花在对各种规章制度的遵守上的支出都有所增加。有些新规定非常愚蠢,有些则非常必要。这种情况会一直延续下去。
  
  问:你是否看到或者经历过,一些企业因为担心投资失败或者债务问题而改变了决策,从而采用风险更低的投资策略?
  芒格:我遇到过一次——当时跟另外一个朋友,不是沃伦——是和合伙人,公司最大的股东之一。公司发明出一种质地更牢固的警用头盔,是利用凯夫拉或类似的材料制成的,他们把这个头盔拿给我没看,我想公司能大批量生产。
  我们在观念里还是支持警察的,我认为,文明社会需要警察部门——尽管我不同意警察的出现产生了许多寡妇和孤儿这句话,但我们赞成生产出更好的警用头盔。
  看了这个头盔,我们对发明人说:“我们企业很有钱,但却没有资本制造这样坚固的警用头盔,考虑到种种风险,我们不同意生产,但我们希望这种产品能为社会服务。”我们并不是试图阻止警察用上最新的头盔,只是决定不生产这种头盔。
  有一些行业——根据文明社会的运行方式——如果只有有钱人能消遣得起的,就属于不安全的行业。在高中足球比赛中难免会发生一些截瘫或者四肢截瘫的事故,那些有钱人可能将成为受害的一方,他们会赢得官司而不是头盔制造商。每个人都很惋惜,这些伤害很严重,这种官司对制造商来说非常不利。我认为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很少有财力雄厚的企业愿意制造足球头盔。
  我认识两个医生——他们都拥有一个美满的婚姻,当误诊保险费很高时,他们就离婚,把自己的财产转移至妻子的名下,他们屡次这样操作。他们对社会非常不满,但不得不让自己适应。自此,他们没有交纳过误诊保险费用。
  大家都学会适应不断变化的诉讼环境,并各有奇招,过去如此,将来也如此。
  我最憎恶的就是社会系统助长欺诈行为,或许加州脊椎按摩师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欺诈行为。举个例子,我有个朋友,在邻区发生了一次小碰撞——一起很小的汽车事故,人还没有离开现场,他就收到了两张脊椎按摩师和一张律师的名片,他们是负责因脖子受伤索赔费用这类案件的。美国兰德公司的统计显示,加州每起交通事故所造成的伤害人数是其他一些州的两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有一半纯属欺诈。因为大家看到别人有类似的行为就纷纷仿效,我认为,任凭这类事件愈演愈烈是非常可怕的。如果我是文明社会的政策制定者,将规定工人的精神损伤赔偿为零——不是说没有劳工精神损伤,而是因为这种方式给社会带来的伤害比起真正有人精神损伤而不能获赔来说要严重得多。
  我喜欢海军系统,如果你是海军船长,因为连续工作24小时而想休息一下,你得把船教给大副,由于天气恶劣,船搁浅了——这不是你的错——他们也不会把你提交给军事法庭,但你的海军生涯就此宣告结束。你可能会说:“太残酷了吧,又不是法学院,这样不妥。”在这种情况下,海军模型较商学院模型更有效,海军模型强迫人们在恶劣的情况下全神贯注。
  船搁浅的原因并不重要,但你的职业生涯就此结束,没有人对你的过失感兴趣。这只是一个规则——考虑到各种后果,这对大家都有好处。我喜欢此类规则,我认为有了这种“无过失规则(no-fault rules)”,文明社会将更美好。但它似乎被法学院驱逐在外:“这不合适,你这样做不公平。”
  在讨论海军规则的时候,我追求的也是公平和正义——如何减少船只搁浅的正义。考虑到这种作法带来的好处,我不在乎一个船长是否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毕竟这不像被送往军事法庭审判,他只是必须重新选择一个新行业,之前的养老金照领不误。
  我喜欢这些规则,当然,我属于少数人。
  ********************************************************************
  问:我希望您多说点关于判断的事情,在之前的谈话中,你认为我们应该看看心理学课本,然后从中抽出15至16个最有用的原理。
  芒格:这些原理肯定是重要的,也是正确的。这是正确做法。然后你在生活中没有的重要原理——这样就组成了一个系统。
  
  问:对。我的问题是关于前面一个步骤,就是如何决定哪些是正确的原理。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更为重要。
  芒格:不,不,你把难度给夸张了。你能理解人们深受其他人的思维和行动的影响方面——就是在潜意识的作用下。
  
  问:我能理解。
  芒格:所以,你就可以仔细筛选这些原理和法则,一个接一个,就想这样,并不难。
  你能理解“操作性条件反射(operant conditioning)”的作用吗?——人们总会重复上一次奏效的方法。
  
  问:我觉得好像有许多内容也很管用,这样的话,系统就会变得异常复杂,我想这可能是过多干扰的缘故。
  芒格:如果你像我一样想,就会觉得有点复杂度反而更有意思。如果你希望看到所有的内容都很简单,一览无遗,或许你可以参加一个自称能提供所有答案的团体。当然,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办法,我认为你们必须直面世界——承认它本身的复杂性。爱因斯坦说的说:“每件事越简单越好,但再简单的东西也有个度。”
  这是事实。如果有20种因素相互作用,你必须学会处理它们——因为世界就是这么构成的。按照达尔文的方法,带着好奇心,又带着恒心,步步推进,你就会变得这不是很难,而且会对自己的所得感到惊喜。
  
  问:你给出了自己使用的三种模型,你是如何找到其他模型的。你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更为简单的方法,而不是翻遍心理学课本?我不是反对这样做,只是因为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芒格:其实原理和重要的观点是相对有限的,自己领会非常有意思。如果你能自己领悟并总结出来,这种效果比单纯地背诵其他人给你列出的清单要好得多,无形中强化了记忆。这种乐趣不会停止,我也曾被严重误导过,不会费心地去理解什么是现代达尔文主义。虽然阅读过各种各样的书,但没有掌握要领。就在去年,我突然意识到自身的局限性,所以我又倒回去,在Dawkins牛津大学著名的生物学家的帮助下,我开始正确地领悟。
  像我这样一个70多岁的人,试图在脑中理解现代新达尔文合成论无疑有些难度,这些知识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让人如痴如醉。了解就会变得非常简单。所以我给你们推荐的方法有一个美妙之处:在此过程中充满乐趣,除非你因失去理智而被送往疗养院,才会失去这种乐趣。
  如果我是法学院的最高独裁者——当然,没有一个学院会允许一个独裁者存在——我将会建立一个叫做“补救式生活智慧”的课程,其中囊括了大量行之有效的内容,包括教法得当的心理学知识。课程大概为期间3周或者一个月。
  我认为,你们可以建立一个有趣的课程——举出精彩纷呈和具有说服力的例子,佐以有效的原理——将像马戏团一样热闹。我认为,这种方法将使得法学院的学习经历多姿多彩,收获也大得多。
  人们可能会对这个观点大皱眉头:“大家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也许是因为他们不喜欢标题——“补救式生活智慧”中隐含的的讽刺的意味,但这个标题表明了我所说的:“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东西。”如果你称它为补救式的,不就是想表明:“非常基础,每个人都应该了解”的意思吗?!这个课程将是一个热闹的马戏团,我不明白为什么没人这么做,可能是他们不想这么做,也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知如何下手,或者是压根不明所以然。
  如果整合基础的知识,并用合适的例子讲授,持续一个月左右,再让学生杰出传统的法学院的教材,将使学习变得更为轻松有趣。可惜没人对此有兴趣。
  许多时候,为了超越传统的教材,商学院的做法总让我感觉很笨拙。如果你认为美国的心理学教育状况堪忧,你再看看企业财务的情况,现代投资组合的理论毫无道理而言,让人大失所望。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自然科学和工程学的质量首屈一指,但一走出这些领域,空洞和愚蠢的氛围弥漫在其它学术领域——甚至在一些充斥着高智商人群的领域。孩子们,如果一个学校散播的的全是这些愚蠢的观点,它的未来将会如何。正确灌输知识的方法不是让一个70多岁的老资本家走过来对大四的学生来说:“这是一点补救式的生活智慧。”这不对。
  此外,在进入商学院后接受为期一个月的基本原理的教育。许多法律原理同其他原理息息相关,它们一只是交情深厚的朋友。但老师们讲到这些法律原理的时候并没有指出它们是如何跟其他重要的原理相互联系的,这简直是疯了。
  为什么规定法官对之前审理过的案件不能有非议?在我那个年代,他们教给本科生知识,但却没有附带原因地阐述,不讲明原因,真实荒谬。人类的大脑不是这样构造的,它需要理由和原因才能运行得更好。你们必须把事实置于由原因组成的理论框架下,让事实建立在有用的形式下,你才能成为一个有效的思考者。
  讲课的时候,要么就不讲明原因,要么就给出牵强的理由。这是错误的。
  我喜欢创建一门补救式的生活智慧的课程的原因之二,就是因为这样可以强迫教授们进行自省。如果他们讲授的内容跟一门叫作“补救式生活智慧”的课程中正确的观点相违背,肯定会感到难为情,然后找理由为自己开脱。
  我这个观点是不是很疯狂?更疯狂的是我还预期有人会这么做。如果真的有人这么做,他会发现其中的奥妙所在。
  
  问:我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可惜的是,等到有一天这个课程推出来,我们也毕业了。你建议以一种课程的形式传授给学生,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们学到呢?
  芒格:总是有人问我是否有一种更为简便的方法,今天我也尝试给你们提供一些简易的知识。但只靠一次演讲是远远不够的,正确的方法是应该读一本有关这方面的书。
  我们希望,我讲的内容能够帮助你成为行动更有效和更优秀的人,如果你没有成为富人,我也不会为此烦心。经常有人对我说:“把你知道的赶紧灌输给我吧。”当然,更常见的一种问法是:“请教我如何快速致富。不仅要让我很快地赋予,教我的速度也要加快。”
  我没兴趣写一本这方面的书,对一个70岁的人来说,要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任重道远,我还有许多其他的事要做,所以我不会尝试。但对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真的能找到这样一位如此有智慧,并能胜任该工作的人,我会出资支持他写作。
  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目前教育情况每况愈下的各种原因,部分原因是由于学术界的相互隔离所造成的,比方说,心理学必须同其他学术领域的知识结合其阿里使用才会更有效,但如果你们的心理学教授不了解其他领域的只是,他就不会进行必要的整合。
  如果一个人精于非心理学上的原理并时不时运用到自己的授课中,他会成为心理学教授吗?不,这样一位张扬的教授通常会得罪他的同行或者上级。
  纵观世界历史,有一些极富盛名的心理学教授,比如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西奥迪尼(Robert Cialdini)的知识对我就很有用,还有B. F. 斯金纳——他的实验成果富有影响力。但总体来说,我认为美国心理学教授的可选择性职业并不是尖端物理学,这也可能是他们为什么不能胜任的原因之一。
  一些教育学院甚至是一些知名学府都刮起了一股心理学的热潮,这是学术界的耻辱,固然包括一些著名大学在内的学术部门都存在某些不足,但把教材贴上心理学的标签不是灵丹妙药。
  从目前学术界养成的惯性看,面临的缺陷和不足是很难弥补的,你找到芝加哥大学是如何尝试改善心理学教育的不足吗?因为一些终身教授能力不济,校长几乎废除了整个心理学系。
  假以时日,芝加哥大学将会重整处一个全新的心理学部门,或许他们今天以及达到了这一目标,情况得到了大幅改善。我不得不承认,一个大学校长能这样做的确让人敬佩。
  我不希望给你们造成一个错觉,即学术心理学教育的不完善完全是人为的原因。相反,造成这些不足的原因中有许多是自然事物——心理学中一种无法摒弃的令人气恼的怪癖。
  让我们借助思维实验(Thought Experiment,一种在头脑中进行的理性思维活动,它不受现实物质条件的限制,只须借助于想象力)来阐述这个道理,并非所有的领域都需要一个想詹姆斯?克拉克?麦克斯韦这样擅长综合成果的天才,但这是不是注定了一些领域永远不能吸引这样一位天才?理论心理学从本质来说,是否对那些大师并没有超强的吸引力?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看看各个时代的精英分子,他们攻克热力学、电磁学以及物理化学上的种种尖端难题,这些人当时被请进这些自然科学的领域中。
  如果这样一个天才聪颖的人选择理论心理学,他会遇到一些令人尴尬的现实问题:(1)在更多的人学习社会心理学的时候,它身上展现出来的发展趋向却越来越不甚明了;(2)临床心理学必须面对之一尴尬的事实,即从生理学的角度看,幸福是否总是由于相信那些不存在的东西而得到提升?我觉得答案是否定的,那些大师级的人物总是被理论心理学关在门外,就像获得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普朗克那样,他也别经济学关在门外,因为他的一些方法在经济学中无法施展。
  
  问:我们谈论了许多关于追求生活质量和职业两者间的平衡,除了学习之外,你还花时间找其他乐子吗?
  芒格:我经常画上许多时间做我喜欢的事情——有时候钓鱼,有时候打桥牌或者打高尔夫。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人打算十年如一日地每周工作满70小时,然后成为Cravath的合伙人。有人或许会说:“我不想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每个人都有权按照自己的想法作出抉择。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抉择,如果你有能力学习,却不愿学习基本的生活智慧,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拥有这种智慧,你能更好地为他人、为自己服务,让生活妙趣横生。所以,如果你有这种才能,弃之不用是很可惜的。
  今天的演讲很特殊——一个企业家跑到法学院作演讲,他从未选修过心理学课程,却称所有的心理学课本都是错误的。这听起来有点怪,但我是很真诚的。
  
  问:这些年你实际上是在履行传授知识的职责吗?
  芒格:当然。看看博克夏哈撒韦,我称之为一个具有教导性的企业。沃伦从未想过如何花钱,他想到的是回馈社会,他只是想通过企业搭建一个平台,让大家都能听到它的声音和观点。毋庸置疑,他的观点是非常不错的,平台也不赖。你可以说,我和沃伦是(某种意义上的)特立独行的学术家。
  
  问:你非常有见地,你对知识的追去、对人类状况和财富的掌握都是值得赞赏的目标。
  芒格:我不能确定追求财富是否值得赞赏。
  
  问:可以理解。
  芒格:准便提一下,我不会嘲笑那些打销售电话或者校对债券契约书的人,如果你需要资金,赚钱也是一件有趣的事。为了赚钱,你必须努力做点什么。不少事情因赚钱这一目的而让人尊重。
  
  问:我理解你对那些过度意识形态化的人持有的怀疑态度,但是你所做的事情中有没有意识形态的成分?你也有一些疯狂热衷的观念吧。
  芒格:当然,那就是智慧。我对精确度和好奇心也抱有激情,可能是我的天性中有一些慷慨的倾向,还有一种追求价值,让自己短暂的生命得到升华的愿望,但或者我只是在这儿卖弄自己。谁知道呢?
  我深信博采众长、为我所用的道理,不喜欢一个人坐下来空想。没有人那么聪明。
  
  后记
  在1996年作演讲的时候,我谈论到避免强烈的政治仇视情绪的重要性,因为它可能导致心智紊乱,即便是决定聪明的人也不例外。但打那以后,政治仇视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产生的恶劣后果足以令这些人丧失认清事实的能力,这令我感到意外。
  当然,我是不喜欢出现这种结果的,按照我与生俱来的情感倾向,可能会作出像阿基米德一样的反应,假设他现在也在向上帝抱怨,可能会说:“在我发表了这些公式后,你怎么能诞生处如此黑暗的年代?”或者像马克吐温曾经抱怨的一样:“这是文学的落寞年代。荷马死了,莎士比亚死了,我也感到不妙。”
  庆幸的是,我还能克制自己,不想马克吐温那样抱怨上苍。其实,我从未心存妄念,认为我的任何一个想法可以改变世界。我一贯认为,低调是我为人处事最好的原则,所以我只追求:(1)从更优秀的前辈们那里学到几个有用的方法,有助于我看清其他同龄人极度歪曲的认识,拨开迷雾见太阳;(2)我的方法只传授给那些能理解我而且能很快吸取的人。完成了这几个有限的夙愿,我觉得完全没有理由来抱怨世界的愚昧无知。相反,由于心怀失望,我还学会了最有效的应对方法,即所谓的“犹太人的方法”——幽默。
  当我在2006年3月回顾该演讲内容时,我很喜欢渗透其中的一个思想:尽可能地设置防欺诈的人类系统,即便这无法弥补人类的一些痛苦。毕竟,在一种让欺骗行为得到褒奖的系统下,很大程度上会给公众造成一种无法弥补的的危害,这些不良行为因为被仿效而成为一种风气,短时间内很难改变。
  此外,在回忆这篇演讲内容时,有两点让我格外情有独钟:即从父亲的朋友格兰特?麦克菲顿那学会了如何生活的道理和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教学方法。我要感谢这些长眠地下的先辈们,如果你也喜欢《穷理查年鉴》,就让我们一起来感谢他们吧。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